全斗焕和他的遗产:莫使后人复哀386世代

时间:2021-11-28 21:0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21年10月29日,韩国盖洛普实施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除去正被羁押的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与朴槿惠之外,韩国国民在对前任总统们的功过评价中,金大中获得了最高的正面评价(62%);与之相对的则是,因太多过错而遭到73%国民负面评价的全斗焕。而他犯下的过错则

  2021年10月29日,韩国盖洛普实施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除去正被羁押的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与朴槿惠之外,韩国国民在对前任总统们的功过评价中,金大中获得了最高的正面评价(62%);与之相对的则是,因“太多过错”而遭到73%国民负面评价的全斗焕。而他犯下的过错则主要被归纳为5·18光州民主化运动、军事叛乱、个人不正之风、贪污腐败、秘密资金等。不到一个月后的11月23日,这位备受争议的军人独裁总统逝世,终年90岁。然而,对于那些依然在等待揭露真相、道歉与赔偿的受害者来说,他的离世只留下了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1979年10月26日,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意外遇刺。11月10日,国务总理崔圭夏代行总统职务并发表特别讲话,表示将根据第四共和国的维新宪法选出总统,并尽快修订民主宪法以重新选举。这给了长期遭受维新体制统治的民众极大希望,包括在野党在内的几乎所有国民都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当年12月6日,崔圭夏由统一主体国民会议推选为韩国第十任总统,并很快解除朴正熙颁布的《紧急措施令》,开始着手宪法改革,但以全斗焕和卢泰愚为首的陆军军内组织“一心会”却在六天后通过军事政变推翻时任戒严司令部司令郑升和及国防部长官卢载铉,借助戒严司令部联合调查本部长身份,全斗焕开始全面接管军队及情报系统,并以此为契机开始逐步确立“新军部”对整个国家的管控。

  1980年3月,随着大学生结束假期重返校园,学校民主化运动开始在首都汉城(现首尔,下同)及地方各大高校如火如荼地展开,“汉城之春”迅速蔓延开来。学生们纷纷走上街头,他们要求批判私学体系、废除续聘制度、改善军事教育模式、拒绝军营集体训练制度、解除戒严令、维新体制残余势力下台。伴随学生一同出现的还有全国各地数以百计的劳资纠纷。与此同时,国内外关于朝鲜可能借机进攻韩国的相关报道也开始频繁出现。新军部及中央情报部甚至发布了“朝鲜南侵”的消息,表示朝鲜可能会在5月15日至20日之间发起军事行动。国内政治局势变得愈发混乱。

  1980年5月14日,数以万计的学生聚集在汉城等城市,抗议政府持续实施的戒严令。政界及民间对于军人干政的焦虑愈发严重。5月16日,在金泳三和金大中的共同宣言督促以及对军人借机大肆运动的担忧之下,学生抗议者取消了既定的大规模示威游行计划以等待政府回应。另一方面,5月15日,在国会宪法修订特别审议委员会中,民主共和党与新民党就解除戒严令与总统直选等重要议题达成协议。但等待他们的是新军部于5月17日颁布的扩大至全国范围内的戒严令和对政党、国会、集会等政治活动的全面禁止。从1979年12月12日全斗焕发动政变掌控军权,到1980年5月17日发布戒严令接管国家权力,这场政变也被视作韩国持续时间最长的军事政变。

  此后,金大中、金泳三、金钟泌等重要政治领袖遭到逮捕羁押或软禁,申铉碻内阁集体下台,崔圭夏丧失总统实权。至此,全斗焕领导下的“新军部”掌握了操控国家命运的大权。

  1980年5月18日至27日的“光州事件”是韩国现代史上最惨烈的历史记忆之一。面对全斗焕的血腥武力,光州的平民与学生出现大量伤亡。不仅如此,他们还背负着“暴徒受朝鲜煽动进行叛乱”的污名。这样的一个开端足以为即将到来的黑暗做充分的注解。

  事后,全斗焕先是在1980年8月操纵统一主体国民会议使自己当选为第11届总统。10月22日,新军部推动国民投票通过修宪案,27日颁布新宪法,规定韩国总统由选举人团间接选出,任期7年,不可连任。1981年2月,全斗焕正式当选为第12届总统。第五共和国由此拉开帷幕。

  全斗焕政府一方面强化对媒体舆论、情报信息的管控,限制甚至禁止政党、工会、学生等活动,民主化运动。面对民众修改宪法及推动民主化的要求,全斗焕坚决表示维护现有宪法体制,以确保政权能够在军队内部的长期传承。另一方面,他通过“”强化独裁统治。他以反朝间谍为名对进步学生及团体进行大肆,引发了“学林事件”、“釜林事件”;因筹备1988年奥运会导致大量无辜民众被收押在釜山兄弟福利院而遭受虐待,以三清教育队之名羁押政治犯;对反对派进行严刑拷打,导致汉城大学学生朴钟哲被拷打致死。

  此外,他直接参与并鼓励权钱交易,强行挪用国库资金捐赠财阀并从对方手中获取巨额贿赂,通过金融诈骗手段令陷入资金困难的公司快速倒闭,导致“张玲子-李熙哲诈骗案”、“日海财团舞弊案”等类似案件频发,政商勾结与贪污腐败现象之风愈演愈烈。

  自卢泰愚政府(1988年~1993年)以来,在野党及普通民众就未曾停止对于第五共和国时期不法事件及武力光州民主化运动事件的调查处理要求。而后随着卢泰愚秘密资金事件的曝光,韩国政府又开启了对全斗焕、卢泰愚二人发动军事政变、非法挪用资金的调查。由此出现了韩国新任政府对前任总统进行调查与追责的特有“政治传统”。

  虽然曾被判处死刑,但经过改判与特赦,全斗焕依然“相对平静”地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十余年,甚至闹出了“保外就医”过程中被人拍到“潇洒挥动高尔夫球杆”的丑闻,220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8亿元)的罚金至今仍有956亿未能缴纳,2017年回忆录诽谤已故神父曹皮乌斯的案件依然未能结案,“是否有意向光州市民和遗属致歉”依然未能等来回答。更多的韩国国民开始关注,他的去世会否将这一切轻易地画上句号。

  另一方面,全斗焕去世消息播出以后的官方表态似乎已经确立了对他最后的评价。青瓦台发言人在简报中仅就全斗焕前总统未配合调查5·18光州真相且未进行诚挚道歉表示遗憾,并表示青瓦台方面没有敬献花圈和吊唁的计划,且全斗焕没有资格葬在国家公墓。韩国政府还决定不为全斗焕举行国葬,这是韩国政府引进国葬制度以来首次不按国葬规格为前总统治丧。而10月30日,韩国为全斗焕的继任者卢泰愚举行了国葬。

  总统候选人李在明、国民之党总统候选人安哲秀、正义党总统候选人沈相奵也在第一时间表示不会进行吊唁活动,即便是数日前因发表“全斗焕除了5·18光州运动和军事政变以外政治方面表现不错”而被指“口出妄言”的国民力量总统候选人尹锡悦也明确表示不会前往吊唁。这明显与上个月前总统卢泰愚离世时形成鲜明对比。

  全斗焕已逝,他留下的“遗产”——“386世代”依然主导着韩国政坛。“386世代”是了解韩国政治生态始终无法避开的重要概念。该词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但却指向了那些在60年代出生,80年代上大学,当时30多岁的一代人。“386世代”就是经历了全斗焕时期学生抗争运动的那一代人,光州的惨痛历史与残酷的切身体验是他们难以磨灭的记忆。

  这一代人不仅推动了韩国1987年民主体制的确立,而且积极参与到了国家的民主巩固过程,最终也通过世代交替树立了新的政治文化,最终取代了沉闷冗长的“三金”政治(编注:“三金”指前总统金泳三、前国务总理金钟泌、前总统金大中)。神算天师,经历了“至暗时刻”的他们,无疑对国家前途和命运有着更深刻的关注与诉求。随着1998年金大中政府上台,大批曾参与1980年代独裁抗争运动的领袖者以2000年国会选举为契机步入政界,逐渐成长为韩国政坛的主流。现任总统文在寅、前韩国总统秘书室长任锺晳、现党首宋永吉、现首尔市长吴世勋、前济州道知事元喜龙等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据《中央日报》统计数据来看,从1996年第十五届国会选举首位“386”议员当选到2016年第二十届国会,“386世代”议员在国会议员总人数占比已经从1%增加到44%。而当下的文在寅政府也依然可以视作他们的全盛时代。

  与后来的政治新生力量相比,他们中的很多人获得了尽早步入政坛的机会,也享受了韩国经济快速发展、民主化加速转型所带来的红利。然而随着执政地位的巩固与利益的固化,韩国国民的批判与不满也逐渐增多。首尔大学政治系康元泽教授指出,“386世代”政界人士多为社会运动人士,他们强调理想信念与规范,强调意识形态的对立,认为自己的行为具有道德上的优越感。但如今作为“既得利益者”,若他们依然采用这种“非黑即白”的单纯两分法看待问题,大概只会遭到民众的反对。在他看来,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曹国任命问题”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另一方面,长期以来,“386世代”还在培养接班人才方面被人诟病。作为成功完成世代交替的一代,如今他们却被称为新一轮世代交替的最大障碍。

  曾经“凝视深渊”、如今已是韩国主要政治力量的“386世代”是否也正被深渊凝视?屠灭恶龙的勇士最终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在全斗焕时代对抗军事独裁、某种程度上又被这种对抗所塑造的“386世代”不禁令人想起《阿房宫赋》中的那句话:“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中东睿评|相邻之痛:阿富汗是 波白边境移民危机背后:西方持 中东睿评|不同路的盟友:亦敌 瀛寰新谭|中美三人行:150年 习全方位外交格局与部署:以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