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186期左小蕾:企业不能单看税收 还要看综

时间:2022-05-08 18:5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她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她占据了市场判断与分析的足够高度,她的观点曾不断在市场上引起震动,她坚持。左小蕾目前还担任亚洲管理学院副教授,曾任新加坡国立大学转型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获得美国伊里诺依大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计量经济学、国际

  ,她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她占据了市场判断与分析的足够高度,她的观点曾不断在市场上引起震动,她坚持。左小蕾目前还担任亚洲管理学院副教授,曾任新加坡国立大学转型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获得美国伊里诺依大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计量经济学、国际金融、证券市场等。请她详解

  【编者按】当前,中国企业高税负正在让“中国制造”失去优势的危言四起,中国企业部门的税收负担有多高?我们的财政收支和债务状况能否支持减税政策的实施?中国是否面临“再通胀”的风险?经济能否实现脱虚向实?在资本外流的压力下,人民币是否还将持续贬值?纵观资本市场,日前,债券市场一场迅速且大范围的去杠杆正在进行,债市是否迎来“黑暗时代”?黄金和A股在当前的弱势下是否具备抄底机会?

  中国经济能否实现脱虚向实?左小蕾表示明年效果一定会有所显著,但不能仅靠货币政策的引导。因为货币政策当前似乎只是被当作了资金投放,而正常的货币操作是控制和调节市场流动性的问题,因此,货币政策需要改革。她进一步表示,脱虚向实是综合政策的影响,最后就是要引导所有的企业,不仅是民营企业,都要注重在实体财富创造的主营业务上。

  关于中国企业部门的高税负问题,左小蕾认为企业赚不赚钱,不能单看税收,也要看综合成本,包括劳动力、税收、土地、资金等。“现在所有的综合成本,随着经济发展都发生了变化,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了新常态。但是大家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这种变化,只看到利润下降,再加上房地产又很容易赚钱,于是部分投资者,特别是大量的中小企业停止了实业或主营业务的经营,所以经济就脱实向虚了。”

  减税是否是必要的?她表示中国的税收的确需要调整,改革是有必要的,但是目前中国还是没有抓住企业脱实向虚的主要问题,这是一个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包括企业的心理状态、对收入利润的预期等,都要转变和调节。

  中国是否面临“再通胀”的风险?左小蕾表示通胀绝对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此外,如果有需要,要提前衡量货币政策,这是很高水平的货币政策操作。“这次的通胀,主要是因为现在的环境让它能炒作起来,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我们的市场就是虚拟交易市场,是泡沫的状态,没有培育出有真正价值成长支撑的企业,如果企业有价值成长,资金不可能随便就跑了,还会怕这一点点通货膨胀?”

  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如何?左小蕾认为现在说人民币有持续贬值的态势,是根据经济来判断的,但是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基础论证人民币有持续贬值的压力。

  资本市场上,对于债市近日的剧烈动荡,左小蕾表示此轮债市和去年的股市是一样的,即讲了一个故事,加上资金的支持,所以发生这种变化不奇怪。至于债市目前是否迎来拐点,以后什么时候再拐回去,她认为要看这个故事到那个时候是不是有合适的环境再去讲,债市在现在这样一个炒作的环境中,就算出现了所谓的拐点,也是炒作。

  目前弱势之下,黄金和A股是否有抄底机会?左小蕾表示因为未来的波动是很复杂的,如果你把握不住,短期内建议“现金为王”,不要太贪婪。

  金融界:日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较主流的解读是今后中国经济要改变脱实向虚的不正常现象,实现脱虚向实,您此前也提到过中国经济现在较大的风险就是不够“实”。从目前的货币政策来看,似乎并无体现,您怎么看?

  左小蕾:所谓的投资活动,包括资本资产、债券市场等,方方面面都体现出没有向实体经济注入资金。货币政策是一个宏观政策,它只是在总量上来做一些动作,而且它在总量上主要是控制流动性的问题。至于这个钱真的向哪个地方流动,说实在的,货币政策是管不了的。货币政策强调定向调控,最后定向的具体操作、银行是否会给企业贷款?这不是央行能管得了的。

  货币政策当前似乎只是被当作了资金投放,正常的货币操作是在控制和调节市场流动性的问题。中国有个很坏的毛病,到了年底突击花钱,这样的现象现在仍没有彻底改变。财政的投入、支出,很多时候就集中在年底,所以这时候的流动性需求很大。元旦和春节,从消费者和大众的角度来说,都是一个花钱的时候。所以在这个时候,谈银行投放货币是不是与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关,要引导经济脱虚向实,我认为是不妥当的。

  货币政策在这个时点上,不是一个立竿见影的操作。仅仅看货币政策的一种思维方式,是非常扭曲的,或者是非常不妥的。中央做了一项决策,并不是说马上就要产生政策导向的影响,有一个时间过程,还有要去衔接政策本身的内在逻辑和外在渠道。货币政策是个宏观政策,它不能引导这些具体的资金运作。

  左小蕾:明年一定会。不要光看货币政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的很清楚的,货币政策一定也要改革。但是不是用货币政策来引导脱虚向实?我认为,这是一个综合性的过程,其中有资本市场、债券市场,还有财政政策等很多方面的改革。而且脱虚向实,最后政府要引导,最重要的是要调动企业自己的向实。企业连自己的主营业务都不关注,总是搞虚的来赚钱,这也是没办法的。最后政府真的是要引导这些企业去实实在在地创造财富。发了这么多货币,所谓的货币财富,其实是货币幻觉,最后一定通货膨胀。还有我国的房地产业也是,如果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继续如此炒作,那就是在引导经济脱实向虚。如果那个赚钱容易,谁还去做实体?

  所以说脱虚向实,是一个综合性的过程,而不是简单的盯着货币政策在做什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货币政策要稳健中性,所以这也是一个调整。

  以后财政政策可能要更多地引导脱虚向实,这是政策应该做的。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些政策都要引导企业去做它的主营业务、去做它的实体。我相信明年的房地产业,从短期来说,也要继续调整。如果价格一直这么涨,其他的都会越来越虚,不可能实。所以我想脱虚向实是一个综合政策的影响,最后就是要引导所有的企业,不仅是民营企业,所有的企业都要注重在实体财富创造的主营业务上。

  金融界:近日,中国的民营企业税负问题备受关注,有专家称我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40%或30%的税负对企业意味着死亡,或可以叫“死亡税率”,这也是我国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之一,您对减税的问题怎么看?

  左小蕾:这是需要去调整的。说实在的,税负各有各的算法,其实企业赚不赚钱,要看综合成本。这个综合成本还有劳动力、税收、土地、资金等。我的观点是,我们不能单看税收,也要看成本。最近我看到一个调查报告,说现在的企业大概收入是100元,中间所有的成本加起来大概是85~86元。这个概念是什么?即它的利润大概在14%~15%,这个利润水平是资本资金的长期平均水平。当然虚拟经济太多了,所以实体经济的这种平均水平就显得很低。其实长期做实体经济,平均资金成本应该在10%~15%。

  有一点大家不要忽略,在过去几十年的高速增长过程中,我国劳动力成本非常低,还有很多优惠的政策,包括税收、土地、资金,这些都优化了成本。所以,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企业的成本可能就在50%~60%,也就是利润可能在40%~50%,是高利润。现在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方方面面的综合成本确实在提高,特别是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都在提高的情况下,综合成本在上升,利润水平再回归正常的合理水平,这个时候大家是不能接受的。暴利的心理是不能忽视的。

  当然,中国的税收是需要调整的,改革是有必要的,但也要同时看到这个变化过程中的其他东西,否则就会误导企业。企业会觉得过去投入100元可以赚50~60元,今天可能只赚10元,我不干。实际上,企业曾经的利润里是有税收优惠的,特别是那些转移到中国的加工贸易业,或者是中国自己做的加工贸易业,有很多出口退税,还包括以前特别重要的低廉劳动力成本。现在所有的综合成本,随着经济的发展都发生了变化,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了新常态。但是大家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这种变化,只看到利润下降,再加上房地产又很容易赚钱,于是部分投资者,特别是大量的中小企业停止了实业或主营业务的经营,所以经济就脱实向虚了。香港六合开奖记录

  我们的分析又总是强调税收,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税收降下来,他也不愿意干,因为赚的比房地产要少很多。所以我们要把问题抓准,我们的分析要全面,要对称信息。我觉得现在没有抓到企业脱实向虚的主要问题,那是一个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包括心理状态、对收入利润的预期等,都要转变和调节。所以要把新常态说清楚:这个时候就是一个跟过去不一样的阶段,而且如果大家都去搞虚拟的东西,经济没有基础,最后你也赚不到钱,那是会出问题的。

  金融界:近日,债市剧烈动荡引发市场担忧,5年期国债期货出现上市以来首次跌停。有观点认为债市将从长期的牛市转入熊市,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左小蕾:我们的债市,说实在的,实际上也不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所谓债市跌、期货跌,实际上也是和股票市场一样的虚拟炒作。现在债市如果没有杠杆支撑,其实与股市是一样的。现在债市杠杆利润很高,我们要去杠杆,在这种情况下,像过去那种资金支持加杠杆的运作模式肯定是会出现变化的,所以炒作。而这种炒作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讲故事,已经讲了故事的,就会开始重新讲。通货膨胀、去杠杆,在现在某些时候,就是一种炒作和讲故事。

  理想情况下,应该是企业融资发展,然后带来企业价值增长,支撑债市繁荣,但现实却不是这样的,改变一种故事的讲法,借助一个概念,就会发生变化。我认为很长时间以来,债市实际上都是一个虚拟的交易过程,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企业成长过程,所以它会随着各种各样的情况变化来讲不同的故事、带来变化。这一轮的债市就是这样的,跟去年的股市是一样的,讲了一个故事,加上资金的支持,所以发生这种变化是不奇怪的。

  所谓的拐点,我觉得就是故事讲到这个时候,引导很多人都采取同样的策略,羊群效应。至于说是不是拐点,以后什么时候再拐回去,那就看这个故事到时候是不是有合适的环境再去讲了。债市在现在这样一个炒作的环境中,就算出现了这个所谓的拐点,也是炒作。

  金融界:关于近日的股债汇三市波动,多家机构将矛头直指“通胀”,从PPI的角度来看,过去几个月同比在大幅度上升,您认为中国是否面临“再通胀”的风险?

  左小蕾:在通胀方面,我们和美国不一样,美国发了那么多钱有全世界一起分担风险。虽然中国现在是SDR的货币,但还不完全是在国际上运行的一个货币,所以世界很难一起分担货币大量发行的风险,还是由国内承担,所以迟早会通货膨胀。但是什么时候会大幅上涨,没人能准确把握时间点,这就给炒作者很大的空间,他从现在就开始炒作会通胀,但是什么时候会发生不知道,如果出现了其他的情况,他就再说一个抄底,再过一段时间又说获利回吐。

  但是这一次,通胀绝对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有需要,要提前衡量货币政策。其实货币政策也把握不住这个提前量,美联储也把握不住,所以美联储炒作了一年,在年底加息了。为什么它可以这么做?因为首先发了很多钱,未来一定会通胀,但是什么时候发生没有人把握得住,这给了货币政策当局一个空间,他就可以提前释放通胀风险的信息,然后就要加息,然后市场就开始提前吸收这些信息,做一些必要的调整,以避免真的加息对这个市场带来的冲击性影响,这是经济学最常识的东西。如果美联储主席、中央银行的行长不懂这个,就会带来经济的大幅振荡,就是因为有这种特点,所以货币政策的提前量怎么把握?说实在的,那是很高水平的货币政策操作。香港七字波色玄机

  左小蕾:因为它现在要获利回吐,所以需要炒一炒,然后借势调动羊群效应,其实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我们的市场就是一个很虚拟的交易市场,是一个泡沫的状态,没有培育出有真正的价值成长支撑的企业,如果企业有价值成长,资金不可能随便就跑了,还会怕这一点点通货膨胀?

  金融界: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11月份50城楼市降温,房价涨幅明显回落。有机构称房地产拐点已至,您怎么看?明年房价会呈现怎样的走势?

  左小蕾:房价本来就不该涨的。一二线城市没有库存的问题,连出的那些政策,如降低首付、降低利率,又给它开绿灯,都是一二线城市的政府借着去库存的名义,其实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今年政策改变了,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所以我认为价格就是这些政策推上去的,如果明年还要持续进行这种调控,价格就应该降下来。如果政府放松调控,价格就会越高,其实房价涨不涨,至少从短期来说,就是政府的调控政策受到了GDP业绩评价的严重影响,然后它放松调控来推动GDP增长。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稳增长,实际是为你的这种调控让路。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房价当然还要涨,因为我们过去已经有这样的经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中央不同意地方政府为了稳增长来把房价,因为房地产价格持续高企,经济就没办法脱虚向实,明年会怎么样完全看中央有多大的决心,是不是能管得住地方政府,中央是不是也能够沉得住气,不要一说经济增长下滑,就为它让步。

  金融界:人民币汇率目前已经突破6.9。现在正值年末,明年1月1日起居民个人每年5万美元购汇额度将重新开始计算,或加重中国已承受的资本外流压力,您认为人民币未来走势如何?

  左小蕾:肯定要干预的。因为人民币这次贬值,实际上和中国经济没有直接的关系,主要是美元升值,英镑、欧元等其他的货币都在贬值。中国现在是一揽子货币的新兴机制,应该综合这些货币贬值的影响,而不是中国经济本身的问题,现在说中国经济有持续贬值的态势,那是根据经济来判断的,但是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这种基础论证人民币有持续贬值的压力。

  未来就看长期态势,这种资本外流,也不是因为这一次人民币的贬值产生的,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流出,和美元升值也有关系,因为前期很多外汇进来,外汇储备大幅上涨,将近四万亿,那里面有很多热钱,热钱来的快,去的也快,所以当年放了这么多热钱进来,现在这些热钱千方百计的要出去,因为收益率发生了变化,而不是这一次贬值引起来的。所以这个问题就很复杂,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来说,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对外承诺过完全的可兑换,哪怕是加入SDR,也是部分可兑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是合理合法的,我也没有说放弃资本管制,在非常时期,启动资本管理遏制一些资本的快速流出,特别是以洗钱等非法途径的方式,管制起来完全是应该的。

  说停止外汇干预,指的是货币市场上干预汇率,如果放开了,在这样的贬值态势下,可能贬的更快,就会有很多很复杂的猜测,比如经济不行了,不支持它了,所以汇率贬得比较快。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可能也有好处,特朗普上台说中国操纵汇率,中国一旦不操纵了,人民币将贬的更快,贬值对出口影响很大,对美国没有好处,这都是有利有弊的事情。

  货币政策是非常需要智慧的,它要去权衡什么时候能够适当干预,什么时候不用干预,我觉得这个原则就是,干预市场要花很多的外汇,现在全世界每天有五万亿美元投机外汇市场,央行的实力不够和这五万亿美元对着干,一共才三万多亿外汇储备,所以从保持外汇储备的规模来说,放松汇率干预也有好处,但是需要权衡,也不是完全放弃,在关键的时候,在特殊的情况下,需要适当干预。

  金融界:美联储宣布加息以及明年有可能三次加息的预期,全球金融市场上国际金价跌的行云流水,A股市场也创出半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对于这两项普通投资者熟悉的理财产品,您认为在目前弱势之下是否有抄底机会?

  左小蕾:投资者必须有水平去把握未来的波动,因为未来的波动是很复杂的,它既有中长期的影响,也有短期的影响,短期的影响能持续多长时间?你说抄底,就是预期在未来会升起来,但是什么时候升起来,你能够把握吗?未来说不定有各种各样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不升反降呢?

  如果你把握不住,短期内建议“现金为王”,不要太贪婪;如果你有那个本事,能够把握未来长期和短期的波动态势,你有这个风险承受能力,你就去博短期的收益,但前提是你有这个本事。没有这个本事的个人投资者,都是些炒家,实力不够,信息也不对称,自己也不做研究,总听别人怎么说,羊群效应太严重。安稳一点,别去炒,这样是最保险的,如果没有这个本事去把握,就不要参与,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高端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太突然!人民币汇率跌破6.7关口,半个月时间跌超3000基点,企业如何应对?A股公司纷纷回应

  半个月跌超3000点!人民币汇率击穿6.7,贬值动能来自何方?央行重磅表态,4400亿利好浮现

  全球码头拥堵挡不住船生意!运价连涨19周,最强集装箱马士基日赚6亿破纪录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第191 正祥贵里香园楼盘配套怎么样?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中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美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专访上